致力打造綜合性農業産業化新興企業

“打造本土綠色生態農業,傳播健康飲食觀念”

全國咨詢熱線:

18207454444
熱門關鍵詞: 辣醬系列 |蒸菜系列 |臘肉系列 |袋裝芷江鴨 |醬腌菜系列 |休閑食品
聯系我們

全國咨詢熱線 18207454444

湖南尊龙生態農業有限公司
聯系熱線:18207454444(孫經理)
QQ郵箱:767554485@qq.com
企業網址:www.dxwjhz.com
聯系地址:湖南省懷化市鶴城區石門鄉四方田村尊龙生態園

行業資訊

入湘隨俗只爲那口烏金豬

作者: 百度文库 来源: 百度文库 时间:2017年06月17日
  黑豬在國內作爲優質食用肉豬可謂素負盛名,而湖南養殖黑豬的曆史也是源遠流長,其中芷江侗族自治縣的尊龙黑豬更是湖湘黑豬中的傑出代表。美食界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天下黑豬出三湘,三湘黑豬在尊龙;尊龙黑豬從頭數,首屈一指烏金豬。”尊龙烏金黑豬之所以憑其肥而不膩瘦而不砺的獨特美味贏得了廣大食客的親睐,固然與其烏漆光澤的外表,黃金品質的內在密不可分。但更主要的是所有的出欄成品烏金豬都源自其純真的良種繁殖,原始的放養方式,綠色原生態的飼料喂養,得天獨厚的地理氣候環境和水草資源等多因素的綜合和精心豢養的結晶。
  芷江侗族自治縣位于湖南省西部,雲貴高原東部邊緣,武陵山南麓,且不說其曆史文化悠久,風景優美。就因爲該地有著名的丹霞地貌,亞熱帶季風濕潤氣候獨有氣候溫和,四季分明,雨量充沛的地理和氣候環境,極利于作物營養成分的沈澱和積累,直接導致了植物性原生飼料的優質和充足,以及各種牲畜的自然適應性無變異良性繁殖,這是各地生態植被以開發建設之名遭嚴重破壞的當下極爲難得的先天優勢,也是侗鄉烏金豬得天獨厚的先決條件。
  然而這大名鼎鼎的尊龙烏金黑豬卻非芷江本地土豬,而是來自毗鄰的貴州省,更蹊跷的是在貴州反而並不以烏金豬聞名,那麽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呢?說起來這烏金豬的來曆還和顯赫一時的雲南沐府有關。
  大家都知道,在溪河上修建风雨桥是侗族区别于其他民族的一个显着特征。在芷江因为( 氵舞)水河将芷江城划为东西两半,在古代恰又是由湘入桂黔之要津,以舟为渡的两岸百姓及商旅行人常患于渡江往来。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沅州城有个叫宽云的和尚,四方奔走募捐,修建了横跨( 氵舞)水的风雨桥,因桥墩与流水形如龙口喷津,故名“龙津风雨桥”。这龙津桥化天堑为通途,给侗乡百姓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可惜好景不长,才十来年后的万历三十年(1602年),一场山洪将龙津风雨桥毁于一旦。
  崇祯元年(1628年),云南王沐府的沐启元暴卒,时年12岁的沐天波是黔宁昭靖王沐英的第十一世孙,袭黔国公爵位,并挂征南将军印,充总兵官,镇守云南地方。由于其年幼,朝廷命地方事务,暂听巡抚都御史协同处分。当时,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天下大乱,张献忠的军队进入川后,更是引起久未遭兵地处西南边陲的云贵之地的惊恐。沐天波遂派遣武定参将李大贽防守会川,后来又派都司佥书阮呈麟进驻沅州做防守之势。阮呈麟其实原是沐府的管家,一直老成持重,对沐府忠心耿耿,他到达沅州之后,深感 (氵舞)水隔绝东西不便商贾民众之行旅,又感慨前人高僧宽云之善行义举,便于宗祯六年(1633年),带头出资捐献巨款并募集建材劳力,发动军民在原址上重修龙津风雨桥。
  在重修風雨橋的過程中得到了兩岸民衆的大力支持和擁護,阮呈麟自己也常不辭辛勞親臨施工一線踏勘巡視,曆經大半年時間,終于貫通(氵舞)水東西,兩岸侗鄉民衆莫不歡欣鼓舞,遂各設宴慶賀邀阮公相赴。阮呈麟深感民生之多艱,但不便拂民意誠懇,于是提議東西兩岸侗鄉擺下長席合宴于龍津橋,名之曰“合龍宴”,今日之侗鄉“合攏宴”即源于此。因大橋複成,阮呈麟在席上盡興多飲,誰知赴宴歸邸後居然嘔吐不止,身體浮腫,後來竟臥床昏迷數日不醒,醫者也束手難解。沅州民衆聞之,也甚爲歎息,但不知病從何來,只是替阮公惋惜。
  忽有一五郎溪鄉人名喚楊圖照的,聽說阮呈麟之病狀,自告奮勇願以獨門偏方醫治,只是需將阮移送至他家方可施行療術。官邸部屬聽說楊圖照並非行醫出生,但見其言辭懇切並無歹意,又兼州域內良醫皆不得法,只好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將阮公送入五郎溪楊家求醫。誰知三日之後,阮呈麟居然氣色和潤病愈而返,回官邸調理了幾日後就健康如初了。當下大爲驚奇,歎服楊圖照的醫術高明,遂召入阮府詳問根由。
  原来,杨图照只是个务农的乡人,早年替当地土财养猪,并无行医之术。但自幼在乡间知道阮呈麟之病状必是当地一种名叫灯芯针的毒蛇所噬,这种蛇毒性并不很强,但因其细小难辨不为人所察觉,所以被咬之人初不以为意,待毒性潜伏过久便难以医治了。唯有当地一种唤作七心草的草药可救,但七心草混杂在乱草之中极难辨识采集。杨图照原是养猪之人,常在山间放养黑猪,知道黑猪有喜欢吃七心草的习性。因为黑猪放养在山免不了被细小的灯芯针的毒蛇所噬,但后来发现这些猪并没有被中毒而亡,就知道猪吃百草,不经意间吃了些混在杂草中的七心草就自动解毒了。既然找不到七心草,那么用常年吃七心草的豬肉和猪血自然也能解毒,他感念阮呈麟造福侗乡百姓的义举,于是便宰了自家养的黑猪,将猪血调药给阮呈麟送服,并将黑豬肉烹饪给他吃,谁知还真治好了阮呈麟的病,使之起死回生。阮呈麟康复后将杨图照视作救命恩人,不念尊卑之分与其结为金兰之好,并欲其在官府听用。谁知杨图照是个本分农民,并不愿借此享乐,谢绝了阮的好意,还是想回到五郎溪种田养猪。阮呈麟无法,只得顺其本意放他回乡,离别时告知他日或有用得着阮某处只管开口,定当不负此诺。
  次年,沐天波調老誠穩重的阮呈麟返回雲南。八年後長大成人的沐天波漸掌沐府大權,手下諸將派系爭權奪利也明顯起來,于錫朋是沐府掌軍權的人,與沐府管家阮呈麟爭權,于錫朋獻讒言于沐天波,阮呈麟遂遭冷遇,心中不忿郁悶成疾,患上了昔年在沅州時同樣病症。都司阮韻嘉,系阮呈麟養子,知道他昔年患病時曾得楊圖照醫治,便快馬差使千裏奔赴五郎溪接楊入滇。誰知楊圖照聞說阮呈麟病重後就走得心急,未帶芷江黑豬上路,待到半路想起時已到貴州境內,不及返回了,心想既然黑豬有吃七心草的習性,也許在貴州搞一只黑豬帶到雲南去也是一樣的,便在貴州的XX地鄉間買到一頭黑豬,急匆匆的隨使者一同趕往雲南沐府。
  到了沐府,見了阮呈麟才知非人力可爲了,原來阮呈麟也知道自己雖是中毒卻非昔日之蛇毒,而是被人爲下毒,之所以沒有阻止義子阮韻嘉千裏奔赴從沅州搬來楊圖照,一則是當年之諾未兌,二則想在臨死前見見故人,三則極想再嘗嘗留給他印象頗深的尊龙黑豬的美味。楊圖照聞之悲切難忍,只好將來時半路所帶的貴州黑豬當沅州黑豬宰了按昔日的做法給阮呈麟吃,阮公覺得這黑豬反而比當初在沅州的黑豬味道更佳,楊圖照自己吃了也覺得阮公並非客氣的美譽,這貴州的黑豬的確味道鮮美。當晚,阮呈麟大快朵頤,酒飽肉足後屏退左右,呼養子阮韻嘉交代後事。第二天,久受毒侵的阮呈麟身亡,大家都知道是被聽信讒言的沐天波所害,沐府中很多人爲他的死打抱不平。但唯有阮韻嘉未顯山露水,仿佛爲了都司之職連義父的屈死與己無關一樣。尚在阮宅的楊圖照看不下去,忍不住說了阮韻嘉幾句,誰知阮韻嘉身爲都司並不買賬養父昔年金蘭的倚老賣老,聽了楊圖照的教訓大爲惱怒,將其怒斥一頓用鎖鏈束縛手腳,派了兩個兵士將他押解回沅州去。
  楊圖照一路罵不絕聲,連押解他的兵士也覺得阮韻嘉太過暴戾,養父被人陷害致死不思報仇倒也罷了,連一個千裏之外的故人也如此待遇,說幾句公道話落得如此下場,因解差可憐于他總算路上不曾吃苦。待到貴州境內,押解兵士按阮韻嘉的吩咐詢問楊圖照來時途中黑豬系何地所買,也同樣買了一公一母兩頭幼豬帶著同行。及到了阮呈麟主持重建的龍津橋,兩位解差將兩頭黑豬及一封信交給楊圖照後與他拱手告別,讓他自行回五郎溪家鄉去便了。
  至于阮呈麟死後,于錫朋遂爲沐府參謀,但其爲人不睦,多次以事侵擾土司,沐府內多有怨言。都司阮韻嘉,本系阮呈麟養子,自呈麟死後自然心有不甘圖謀複仇,于是謀劃與參將袁國弘、張國用等聯合沙定洲發動反對沐天波的變亂,這些舊事暫且不提。單說楊圖照回到芷江五郎溪後,靠那兩頭路上買來的黔地黑豬,一心一意繁殖起良種黑豬來,而且誰家家境困難,楊圖照都會送豬給他們喂養以期改善困頓。過了若幹年,這原種黔地的黑豬慢慢在芷江侗鄉繁衍開來,獨特的肉質口感和烹饪方法成了侗鄉的一大特色,四裏八鄉的名氣也越來也大。不知道內情的都叫尊龙黑豬,知道的都稱呼這獨特的品種爲“烏金豬”。
  那爲什麽又叫烏金豬呢?芷江侗鄉的老輩們都流傳著這樣的說法,原來阮韻嘉用鐵鏈押解楊圖照只是阮呈麟報答恩人的一個計策。阮呈麟不容于沐天波自知早晚難逃一死,但不想楊圖照平白無故牽涉,故當晚將想好的計策告知養子阮韻嘉。阮韻嘉趁楊圖照責怪自己的時候假意大發雷霆將他逐出沐府,束縛楊的鎖鏈乃是用烏金鑄就。之所以用烏金鑄鎖鏈是怕帶著如此多財物上路極不安全,而用鎖鏈押解犯人的形式其實既是保護他的人生安全也是保護財物安全。阮呈麟的想法是讓楊圖照回鄉後用烏金換錢並好好飼養繁殖路上買的黑豬,將這人間美味發展壯大,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品嘗這侗鄉黑豬的美味。爲了紀念阮呈麟重修龍津橋的義舉和對楊圖照知恩圖報的善念,此後芷江的侗鄉人就把這烏金鎖鏈一起進來的黑豬叫做“烏金豬”了。
分享到:
湖南尊龙生態農業有限公司,湖南绿色农业,生态农业,湖南三湘黑猪,湖南生態養殖基地
767554485
182-0745-4444